《十景锻》第62章免费在线阅读。
全书贝博赞助的球队网
全书贝博赞助的球队 贝博赞助的球队 贝博体育好吗 贝博官网下载 网游贝博赞助的球队 仙侠贝博赞助的球队 竞技贝博赞助的球队 热门贝博赞助的球队 都市贝博赞助的球队 言情贝博赞助的球队 穿越贝博赞助的球队 灵异贝博赞助的球队 军事贝博赞助的球队 官场贝博赞助的球队
贝博赞助的球队排行 校园贝博赞助的球队 推理贝博赞助的球队 总裁贝博赞助的球队 同人贝博赞助的球队 架空贝博赞助的球队 玄幻贝博赞助的球队 武侠贝博赞助的球队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贝博赞助的球队 历史贝博赞助的球队 全本贝博赞助的球队
好看贝博赞助的球队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全书贝博赞助的球队网 > 历史贝博赞助的球队 > 十景锻? 作者:方寸光 书号:11129? 时间:2017-4-9? 字数:12908?
上一章   第62章    下一章 ( → )
  完,紫缘身子骤失支持,软绵绵地倒向文渊。文渊一举发完毕,却也有点力,顺势躺在地上,两人都是气不休,却有一半是被小慕容吓出来的。

  小慕容刚好赶上两人云雨收场,看得目瞪口呆,半晌不说话。紫缘神智略复,脸通红地转过头来,低声道:“茵…茵妹,你回来啦。”小慕容道:“回来啦!”跟着眨眨眼睛,脸蛋微微泛红,抿嘴笑道:“对不起啦,我这可回来得不是时候?”

  文渊苦笑道:“不会,不会,就是吓了我一跳。”小慕容笑道:“是么?啊呀,你跟紫缘姐做了多久啦?该不会刚开始吧?别要被吓得一蹶不振,那可糟啦。”

  文渊白了她一眼,笑道:“要是真的一蹶不振了,你也没好处。”

  两人穿好衣服,跟小慕容进了屋子,紫缘仍是很不好意思,羞红着脸,拿了琵琶坐在一旁,低头调弦,调了半天。小慕容把短剑往桌上一放,笑容面,朝文渊一挑柳眉,道:“你回来得好!我跑京城去找你,找不到,一回来,就看你跟紫缘姐…”脸上一红,笑道:“喂,你昨天到底去京城做了什么?”

  文渊一望紫缘,紫缘低下了头,微笑道:“你就说啊,看我做什么?”

  文渊微微苦笑,便照实说了,只有留下韩凤向他示爱的前因后果不说,那也是紫缘的意思。小慕容听了,笑道:“还好你没当什么云霄东宗掌门,要是你当了,我们岂不是都要住到西域去?我可不要。”文渊笑道:“我也不要。”

  小慕容手指叩叩桌面,忽然道:“你这么早就从京城回来,有没有听到一个大消息?”文渊道:“什么消息?”小慕容道:“我到京城时,大街小巷都在说啦。新皇帝登基了,当朝天子不是正统啦。”

  文渊和紫缘听了,同时大吃一惊,叫道:“换了皇帝?”小慕容道:“是啊,新皇帝就是那代理朝政的郕王,年号景泰,现在是景泰皇帝了。”

  文渊道:“正统还在瓦剌军中,尚未遇害,何以会立了新皇帝?”紫缘沉思道:“国不可无长君,想是朝中大臣要安定民心,须得推出新皇帝来。”文渊点头道:“定是如此。是了,当朝既是有了皇帝,那么瓦剌便不能用正统皇帝做要胁,勒索金银疆土,可说杜绝了一桩后患。”

  小慕容笑道:“还有呢,新皇帝已然登基,那么龙驭清的大好机会,也就灰飞烟灭啦。先前没有皇帝在位,他不趁机谋反,现在可没机会啦。”文渊一拍手,道:“果然不错!这下子大局已定,龙驭清说什么也没有理由作了。”

  这话一出口,文渊自己忽然觉得一阵不安,又道:“不对。”小慕容道:“怎么不对啦?”文渊道:“龙驭清深知宫廷中事,怎会容新皇帝顺利即位,断了他的机会?其中恐怕有玄机。”小慕容道:“有什么玄机?他总之是没机会啦。除非这景泰皇帝也出了什么差池,不然…”

  说到这儿,文渊、紫缘、小慕容三人同时静了下来,面面相觑。小慕容低声道:“喂,难道他会害死这景泰不成?”文渊道:“难说。”紫缘道:“这未免太大胆了。可他要是真的这么做,才刚刚安定下来的京城,便要大为震动了。就算当朝大臣再有才干,只怕也难以应付…”

  文渊一拍桌,站了起来,道:“我再到京城去一趟。”紫缘道:“去做什么?”

  文渊道:“当然是把情况探清楚。听街边百姓说话,听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要进皇城去探。”小慕容把桌上短剑一拿,道:“我跟你去!”

  时为正统十四年九月,郕王朱祁钰即位称帝,以次年为景泰元年,遥尊尚身陷瓦剌的正统为太上皇。

  群臣联请景泰登基,一方面安定社稷,一方面也是以此对抗瓦剌,使得瓦剌无法挟持正统皇帝做诸般要胁。景泰再三谦让,终于还是坐上了皇位。

  这原本是他哥哥的皇位,如今天下移手,龙袍转披,景泰暗喜之余,却也有点七上八下。

  只因瓦剌铁骑盘桓边疆,余威尚在,正统本是瓦剌太师也先手中的王牌,奇货可居,现在明朝立了景泰为帝,也先已无可要胁,却难保不会挥军硬攻。这个边关大患一不解决,景泰坐这皇位,便一不安心。

  文渊和小慕容赶往京城,也是一样不安心,却是担心龙驭清的动向平静得离奇,实在大不寻常。两人到了京城,再次潜入皇宫苑,意图一探究竟。虽是两人同行,但文渊武功已深,小慕容心细机灵,潜行大内,丝毫不形迹,来去自若,竟是无人察觉。

  可是任凭他两四下暗探,到处偷听,却是没有人谈起关于龙驭清、皇陵派的事来。两人无奈之下,悻悻然出了皇城。

  小慕容叹道:“不成,不成,这么探下去,半点头绪也没有。”文渊道:“皇陵派的大本营,除了皇城,还有天寿山陵寝。长陵地宫迂回如宫,进去探消息太难,否则最好的法子,倒是往长陵去。”小慕容摇摇手,道:“就是太危险,犯不着身入险地。”

  她低头思索一阵,忽道:“天天来京城、进皇宫,那也太累人啦。那些云霄派的姑娘们,不是都住在京城吗?不如找她们帮忙,多帮我们打听打听。”文渊道:“韩姑娘请我照顾她们,我没能应允,如今反要去麻烦她们,有点过意不去。”

  小慕容笑道:“这么说来,不如你当时就答应,当了东宗掌门,这时候不就平白多了一票人手?”

  文渊一笑,正要回话,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人叫道:“文师弟,文师弟!”

  文渊和小慕容回头去看,只见一个长衫青年走来,系长剑,神采昂扬,却是久久不见的韩熙。文渊甚感惊奇,上前去,拱手笑道:“韩师兄,好久不见。”

  韩熙拱手回礼,说道:“当一别之后,听说龙驭清率众围攻客栈,幸喜师弟无恙。任师叔、向师弟如何?现下可都安好?”文渊道:“当时都已突围而出,之后任师叔自行走了。前些日子,我还和向师兄见过面,大家都平安无事。”

  韩熙微笑道:“这就好了。文师弟,这几天家父正在找你,在此碰面,真是再好不过。”文渊道:“韩师伯找我?他老人家在哪里?”韩熙道:“我们最近忙于探访皇陵派的动向,需得住在京城,为了避过皇陵派的眼线,家父和我借住一位大人物府上。这些天来,也查到了一桩要紧事。文师弟,事不宜迟,你我这就回去,家父自有吩咐。”

  文渊朝小慕容一望。小慕容笑道:“去啊,去啊,怎么不去?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有线索,线索送上门来难道还不要?”文渊微微一笑,向韩熙道:“那么烦劳师兄带路了。”

  韩熙领着两人,一路走着,来到了一座四合院前。文渊瞧那门户,只觉得有些熟悉,却记不起在何时看过。三人过了天井,走进主厅,厅上正有两人对坐交谈,一人便是韩虚清。另一人也是中年人,文渊一看那人面貌,登时一阵惊讶:“是于谦?啊,是了,我刚到京城来时,曾跟踪邵飞来此,难怪我觉得这房子眼。”

  当文渊来此,于谦职居兵部左侍郎,此时则是官拜兵部尚书,掌握重权,身负社稷安危的重任,为当朝所倚重。只是于谦秉刚直,朝中难免有人闲言闲语,暗暗忌恨。惟幸景泰深知于谦才干,为了抵挡瓦剌,依然极力起用于谦,排除众议,让他得展所长。

  文渊听韩熙口称“大人物”只道是哪一位江湖高人,绝对料想不到会是朝廷重臣于谦,不免大为讶异。

  于谦和韩虚清见三人来到,都站起身来。韩熙道:“爹,我在路上遇见了文师弟和慕容姑娘,把他们带来了。”韩虚清点头上前,神色甚是欣喜,拍拍文渊的肩,道:“好,渊儿,你这些时里做的事,师伯也有所耳闻。

  你破了夺香宴,振了我名门正派的声威,很好,很好,这正是侠义道的精神。”

  文渊道:“多谢师伯称赞。”

  韩虚清引着文渊见过于谦,道:“渊儿,这位是当今兵部尚书,于谦于大人,快来见过了。”文渊上前行礼,于谦随即还礼,道:“文公子不必客气。”韩虚清再介绍小慕容,小慕容却不行礼,只是悠哉悠哉地站在一旁。

  众人入座,韩虚清问了文渊近况,文渊据实以答。于谦虽非江湖中人,却也凝神听着。当文渊说到寇非天告知他龙驭清有意谋反、之后在京城多方调查的部分,韩虚清格外留神,道:“可有查到什么消息”文渊道:“惭愧,至今尚未查得蛛丝马迹。”韩虚清道:“皇陵派行事机密,这也难怪。我和熙儿也听得风声,龙驭清有所图谋,是以特来和于大人共商对策。”

  文渊望向于谦,见他虽然神色平和,但是目光凛然,不怒自威,虽是文人,气度却是令人慑服,不由得心里微微一震。只听韩虚清续道:“皇陵派势力庞大,单凭江湖规矩对付,不能竟全功。要翦除龙驭清在宫中的同,这就必须借重于大人的帮忙了。”

  这话说完,便听一旁小慕容笑了起来,道:“好得很啊,韩前辈,你是武林名师,德高望重,于大人是兵部尚书,位高权重,你们两位联手起来,怕什么皇陵派呀?”韩虚清微笑不语,似乎没有听见。

  于谦缓缓开口,说道:“韩先生,就你所言,前龙驭清准备趁着国无长君,会同靖威王赵廷瑞,起兵谋逆,兵械器用,已在天寿山各陵寝地宫中备齐。如此关外有瓦剌觊觎,成内忧外患之局,极其险恶。我得知之后,会同各部尚书和几位同僚研讨对策,奏请太皇太后,推戴了当今皇上,总算是抢在龙驭清之前,先使他师出无名,难以起事。”说着目光一扫,逐一望过四人,说道:“可是龙驭清是否当真有意谋反,并没有证据。太上皇回归无期,此举也是势所必然,并非针对龙驭清所为。”

  韩虚清微笑道:“于大人身居重职,自当深谋远虑,行事慎重,和我们江湖人士不同。但是龙驭清个性狠,于大人树大招风,需得小心他暗中报复。”接着面朝文渊,说道:“渊儿,今师伯找你,不为别的,是要你在于大人这里住上一阵子。”文渊道:“这是为何?”

  韩虚清道:“当今朝野,数于大人权位最高,才干出众,推举新皇,又碍住了他的图谋,我担心龙驭清心怀忌恨,暗中谋害。我和熙儿要布局对付龙驭清,无法久留于此本来四天之前,已该动身,只是大局未定,须防龙驭清暗算于大人,这才耽搁下了。如今你来了,正好可以担此重任,也可趁此良机,和于大人多多请教,明白了当朝情势,方能与皇陵派抗衡。”

  文渊一听,不心中为难,暗道:“若我孑然一身,留下自然不妨,但是紫缘、赵姑娘她们呢?总不能将她们留置在外?若是一并带来,这么多姑娘家,又未免不妥。”当下犹豫不决,并未回答。

  于谦见他不说话,便道:“那龙驭清若是动武来犯,那便是谋逆明证,反而可以藉机将他正法。文公子不必勉强,于谦生死安危,自有天命。”文渊连忙道:“于大人,您误会了,事关重大,晚生绝不敢置身事外。只是晚生这次来到京城,另有带着几位同伴,倘若带来府上,怕会麻烦大人。”

  于谦一听,微微一笑,道:“这不要紧,有什么人,带来便是。敝处虽然不大,并非容不下人。”文渊见他不在意,当即拱手道:“多谢大人,那么就打扰几天了。”

  韩虚清道:“如此便好了。于大人,我已耽搁了几,不能留了,此后事情,你可委托我这位师侄。渊儿,你务必听于大人吩咐,社稷攸关,万万不可任意行事。”文渊道:“仅遵师伯教诲。”小慕容笑道:“我不是你的师侄女,任意行事,你就管不着了吧?”

  韩虚清望了小慕容一眼,淡淡地道:“渊儿,师伯过去劝你自重,如今仍是这么劝你。你年纪轻轻,莫要误入歧途。”说着向于谦告辞,带了韩熙,迳自走了。小慕容只在他身后做个鬼脸,漫不在乎。

  文渊皱眉道:“小茵,你这样没大没小…”小慕容笑道:“哎呀,你要管我?”文渊苦笑道:“我怎么管得了你?只是在人家面前,别这么淘气。”小慕容扬扬眉,笑道:“对不起啊,我就是学不乖!”文渊摇头苦笑。

  于谦吩咐下人收拾房间,空出来给文渊、小慕容,又道:“文公子同行之人,现在所在何处?”文渊把赵婉雁的屋子所在简单说了。于谦道:“时辰已晚,现在出城,赶不及回来。两位今晚便先在此过一宿,明再回去述说,两位意下如何?”文渊道:“也好。”小慕容却道:“不好!”文渊侧头道:“怎么?”

  小慕容道:“你连着两晚不回去,华家妹子定要不高兴。而且单凭妹子一人,万一出了差池,也护不了紫缘姐、赵姑娘她们三人啊。我说,今晚你先回去,我住这里。”文渊一听,不错愕,道:“你前面说的很是,最后这两句就不对了。我怎能让你独自留下?还是你回去,明天带紫缘她们过来罢。”

  小慕容摇手笑道:“我前面既然说对了,后面当然也跟着对!要是我回去,华家妹子还是看不到你啊,明天她一过来,肯定跟你没完没了。我留在这儿,于大人总是有人保护啦。”

  文渊知道自己说不过她,无可奈何,只得向于谦道:“于大人,那么晚生明再来。这位慕容姑娘,江湖上大大有名,定可保护大人周全。”于谦道:“无妨。”文渊便即先行离去。小慕容笑地送他出门,心里却打着另一个主意,有意无意地摸了摸怀中的短剑。

  这边文渊正在离京的路上,那头华瑄已经生起闷气来。白里文渊回来时,她正好不在,在她和小枫回屋子之前,文渊又已和小慕容匆匆赶往京城。她一整天见不到师兄,心里不气恼,向一旁的紫缘抱怨:“紫缘姐姐,文师兄太不像话了!”

  紫缘手里拿着一方锦帕,正在刺绣,听她一说,便抬起头来,道:“怎么啦?”

  华瑄道:“你看啊,他昨天出去,一个晚上没回来,今天才回来一下,又跑出去!”

  紫缘微笑道:“人家有正事要办,也不能要他一天到晚陪着我们啊。”

  华瑄噘起小嘴,低声道:“什么正事嘛,谁当皇帝,还不都是这么个样,又要大惊小敝了?”她坐到一旁,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无聊地嘟囔着:“文师兄不在,慕容姐姐也不在,无聊死了…”

  紫缘见她没事可做,便道:“瑄妹,你别净喊无聊,真闲着发慌,要不要学学刺绣?”华瑄兜过头来,怔怔地道:“刺绣?”紫缘微笑道:“是啊,刺绣。”

  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绣花针,道:“十几岁的姑娘,该学着做点女红吧?”她们相处多时,平闲话之中,紫缘知道华瑄不懂女红,这时便想要教教她。

  华瑄不住好奇,在紫缘身边坐下。紫缘放下手帕,拿了块布料,示范了几样简单的绣法。华瑄聚会神地看着,也拿了针线来试试。也是奇怪,同样一绣花针,紫缘绣出来的样式漂漂亮亮,在华瑄用起来就全不是那么回事,只绣了一会儿,华瑄已经头大汗,针头线了个难分难解。

  这时赵婉雁正好过来,见两人正在刺绣,探头来看,见了紫缘绣的手帕,花鸟巧,栩栩如生,登时笑道:“紫缘姑娘,你这手巾绣得真好。”紫缘微笑道:“谢谢。”华瑄却不等赵婉雁来看,赶紧丢了针线,小手,把一块布了个团,藏着不给她看。

  赵婉雁一怔,笑道:“华姑娘,让我看一下嘛。”华瑄小脸红,拨鼓似地不住摇头,把那布团藏在怀中,道:“不要,我绣得不好看。”赵婉雁微笑道:“看看而已,我又不会笑你,我自己也不太会绣呢。”华瑄眼珠朝她瞄了瞄,又瞧瞧紫缘,迟疑一阵,很为难地打开手掌。赵婉雁拿了布团,打开来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泛起一丝苦笑。

  华瑄见她这样反应,登时跳了起来,急着叫道:“赵姐姐,你说不笑我的!”

  赵婉雁掩嘴笑道:“好好,我…我可没笑。”紫缘微笑道:“瑄妹从没练过刺绣,以后就会进步啦。”

  赵婉雁拿着那布端详半晌,弯拿在华瑄面前,指点着道:“你这是斜绣针法跟接针法并用,是绣双面的,可能难了一点。哪,你看,这边线头跑出来了,就是没有绣好,应该要这么下针,这样出来…”

  她一边说,一边持针绣了起来,纤纤玉指,奇巧无比,将那针线使得从心所。紫缘忍不住轻声赞叹,笑道:“赵姑娘,你说我绣得好,我可说你绣得更好了。”华瑄看得目瞪口呆,道:“赵姐姐,你这叫不太会绣?那怎样才叫会绣?”

  赵婉雁有点不好意思,道:“我这怎么行呢,真正厉害的人,用针绣出来的啊,比用笔画出来、写出来的还要精细呢。华姑娘,你先学平绣针法好了,这个比较容易,算是基础。”

  说着,赵婉雁便教华瑄如何穿针引线,把那平绣针法示范出来。紫缘却见天色不早,先同小枫去准备晚饭菜肴,不刺绣了。赵婉雁教了一阵,华瑄学得一头雾水,跟父亲学了好几年功夫,样样是深奥妙,可也从没这样头痛过。

  就在这时,忽听啪地一声,小白虎从窗外跳了进来,落在一张破茶几上,跳下地来,前脚后脚地窜到三女脚边,呜呜地叫。赵婉雁放下针线,抱起小白虎,微笑道:“大概是这样了,你先练着看看吧,我进去一下,一会儿就出来。”便抱着小白虎,进房去了。

  华瑄呆呆地看着那一针一线,心道:“练,怎么练啊?一下穿过来,一下穿过去,”不周风式“”阊阖风式“都没这么难啊!”她把那细细的丝线耍了一耍,只是太轻,八方风索使不出,倒是紮实绕了她一手指。

  她马马虎虎地绣了些图案,左看右看,只觉得绣什么不像什么,真是越看越不能看,自己瞧了都难为情。耳边忽然嗡嗡声响,一只苍蝇大摇大摆,在她眼前飘了过去。

  华瑄正没好气,见那苍蝇东飘西飘,忍不住拈起绣花针,娇叱一声:“着!”

  玉手一扬,针去如电,把那营营青蝇刺了个前贯后背,牢牢钉在窗棂上。

  只是她绣完了针,却忘了打结断线,这一针出手,引着丝线花布一股脑儿飞了出去,这独门暗器不免过于花俏,江湖上罕见罕闻矣。

  她从椅子上跳将起来,拍了拍手,心道:“这绣花针要这么用,可不是顺手多了?”伸了伸懒,又想:“赵姐姐进房里做什么?去看一看罢,总不会是嫌教我教不会,先溜了罢?”

  当下华瑄跑到房门前,开门进去。不料才一进去,便听赵婉雁惊叫一声:“啊,谁?”

  华瑄吓了一跳,一看之下,却见赵婉雁坐在边,衣襟敞开,房,小白虎被她抱在前,正在吃。赵婉雁脸上一红,把衣襟拉上了些,道:“华姑娘,你…你要进来,也先说一声嘛。”

  华瑄拍拍脑袋,低声笑道:“对不起啦。”她没看过赵婉雁喂小白虎,看着觉得有趣,便带上房门,跑到赵婉雁身边看。赵婉雁却觉得不好意思,连忙遮掩着口,轻声道:“别看啊。”

  华瑄眨眨眼睛,道:“赵姐姐,我早就想问了,为什么你有汁啊?”

  赵婉雁登时窘了,支支吾吾地道:“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华瑄奇道:“怎么会不知道呢?”

  赵婉雁被问得答不上话,便把遭遇白虎的前因后果,同华瑄说了一遍。

  华瑄听了,轻轻抚摸小白虎背上皮,笑道:“这样说来,赵姐姐你是帮人带孩子了?”赵婉雁微笑道:“大概吧。”

  华瑄拍拍小白虎的头,笑道:“看你多好运啊,有赵姐姐这么漂亮的人来养你,还喂你喝呢。”小白虎闭着眼睛,虎须摇来摇去,只顾着吃

  华瑄向赵婉雁笑道:“赵姐姐,你以后一定是一个好妈妈。”赵婉雁脸颊一红,微笑不语,脸上是娇羞神态。

  饼一会儿,小白虎吃,沉沉地睡着了。赵婉雁弯下去,将牠放在脚。看着小白虎足的模样,华瑄忽然起了童心,道:“赵姐姐,我也要!”赵婉雁愕然道:“要…要什么?”华瑄道:“从小我娘就不在啦,我也不知道吃是怎么样的感觉,你让我试试看好不好?”赵婉雁心头怦然一跳,急忙道:“这这…这怎么行呢?不…不好啦。”华瑄拉拉她的衣衫,柔声求道:“好啦好啦,赵姐姐,一下下就好了,不会怎么样嘛。赵──姐──姐──”

  赵婉雁羞得脸通红,不管华瑄怎么撒娇,就是不肯答应。可是华瑄兴致高昂,黏住了她不放,赵婉雁被她得没有办法,终于勉强地道:“那…只能一下喔。”

  华瑄大喜,搂住了赵婉雁,叫道:“赵姐姐,你最好了!”

  赵婉雁红着脸,慢慢拉开了衣襟,暗暗苦笑,心道:“这有什么好试的呢?”

  华瑄望着赵婉雁丰盈的脯,伸出手去摸了摸,叹道:“赵姐姐真好,部好大喔…”跟着手揽赵婉雁的,身子旁倾,把脸凑到她的前。赵婉雁被她得不好坐稳,挣了一下,整个人躺在上。她脸上一热,正想起来,却觉得头一紧,已经被华瑄的樱桃小口含住。

  赵婉雁轻呼一声,身子微微一颤,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头上传来,让她有点恍恍惚惚。华瑄半伏在她的身上,双轻轻,觉得那头慢慢了起来,含来滑腻融,忍不住用力了几下。

  “唔…”赵婉雁略一呻,一时身体有点发麻,双中微微热,汁不由自主地泌出,入华瑄口中。华瑄感到嘴里进一股温热,不一阵心跳加速,心道:“这就是水了?嗯,浓浓的,可是没什么味道嘛。”

  她轻轻着赵婉雁的房,一边啜着汁,慢慢觉得身体有点热了起来。赵婉雁被华瑄含着头,阵阵的刺感觉,让她想起了和向扬调情时的景象,不由得面红耳赤,心道:“要是向大哥在的话,他…他这样含着我…我…那种感觉,可有多好…”赵婉雁自己遐思不断,也没管华瑄如何动作,想着想着,逐渐觉得迷糊糊,股间竟有些润了。她夹紧双腿,稍一摩蹭,居然有点兴奋起来,轻轻了口气。

  华瑄了一会儿,初时只觉腹中温温的,后来不知不觉中,那股温热扩散开来,全身上下都暖洋洋、软绵绵的,很是舒服,却有点昏昏沉沉。再过半晌,华瑄觉得那暖气渐渐变成热气,口有点郁闷起来,不张开了嘴,离开赵婉雁的房,了几口大气。

  赵婉雁轻轻息几下,轻声道:“华姑娘,可…可以了吧?”华瑄点点头,脸色泛红,悄声道:“可以啦…这…还好玩的。”跟着又了口气,道:“不过,我…我觉得有点热…”说着抹了抹脸上的汗,拉着衣襟抖了一抖。

  赵婉雁也是脸红,却是想着向扬的种种温柔,历历在目,兴奋得难以自制。华瑄也已注意到了,道:“赵姐姐,你也觉得热吗?”赵婉雁不经意地点点头,轻声叹道:“我…我热得受不了了。”华瑄又抹了抹汗,道:“我们衣服好不好?”赵婉雁又点点头,心里只是想着向扬,坐起身来,随手解开带,慢慢轻解罗衫。华瑄却真是燥热不堪,衣服一件接一件地下,很快便得一丝不挂,在上滚来滚去,却还是觉得浑身发热,汗水在上留下了一个个印子。

  赵婉雁慢条斯理地了衣服,低头一看,不由得害羞起来,心道:“怎么…已经了?唉,向大哥,我…我这么想你,你却在哪里啊?”她心中胡思想,受不了身体的空虚难耐,也顾不得华瑄在旁,用手指轻轻拨了私处一下,受了刺,登时轻轻娇了一声。

  华瑄听她声音有异,坐起来一看,看见赵婉雁正抚着她淋淋的花瓣,脸都是朦胧羞涩的神态,不一呆,道:“赵姐姐,你…你怎么啦?”赵婉雁心头一惊,急忙收手,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没做什么啊。”

  华瑄道:“骗人,你…你那里掉了啊。”赵婉雁羞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低下了头,双颊发烧。华瑄怔怔地看着,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更加忍受不住了。

  这时候房外一阵脚步声响,只听一人叫道:“师妹,师妹!”

  华瑄一听呼唤,连忙拿了衣服,道:“文师兄回来啦,赵姐姐,我待会再来。”

  她匆促之间,不及穿好衣物,只套了上衣裙子,便赶紧跑出门去。

  到了堂前,华瑄见果然是文渊回来,登时三步并做两步地冲上去,抱住文渊,叫道:“文师兄!”文渊出其不意,被她冲得倒退两步,笑道:“我回来啦。师妹,你怎么身大汗?”华瑄抬起头来,脸蛋泛着羞红,道:“我不知道,就是觉得热啊。文师兄,慕容姐姐呢?”文渊道:“她有事,今晚住在京城了。师妹,你这样浑身是汗,当心着凉了,先去换件衣服罢,等会我再跟你说。”

  华瑄大力摇头,着气,道:“我…我不要换衣服,我根本不想穿衣服啦,热死我了!”她一边说,又觉得燥热难当,再也忍受不了,又把刚穿上去的衣服了下来,出娇的赤体。

  文渊见她气吁吁,脸透羞红,正觉错愕,忽然看她了衣裙,里面却一件衣物也没有穿,更是吃了一惊,道:“师妹,你没事吧?”华瑄不断气,坐在地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抬头向文渊道:“我好热!”

  文渊看着她身汗水,肌肤晶莹如玉,这样充无奈地看着自己,登时接不上话来了。

  赵婉雁光溜溜地坐在边,心里仍是扑通直跳,想着向扬的模样,跟自己时的各种快乐滋味,更觉得寂寞难耐,不幽幽叹了口气,心道:“向大哥,你知道我一定会等你的,可是…可是…我等得可多辛苦啊。你想着我,不也觉得难过么?”

  她想了片刻,心中火稍熄,正想穿上衣服,忽听房外声声叫唤,婉转柔腻。

  赵婉雁听不清楚,心中好奇,拿上衣掩在前,走到门边,从门中偷看。

  那门本就破旧,空隙甚大,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外面,只是视野有限。

  只见文渊和华瑄互相拥抱,倒在地上,文渊在下,华瑄在上,正剧烈地晃动着身子。华瑄着身体,身上汗水直淌,肌肤透着娇的淡红,纤在文渊手臂的前后抱动下不断摇摆,圆滚滚的股斜对着赵婉雁眼睛,也是晃个不停。文渊衣衫完好,没有下,唯有裆稍稍卸下,好让那物事脸,在华瑄私处的中卖力演出。那猛烈出入,得华瑄爱四散,口中娇啼不绝。

  “啊、啊炳、文师兄、好热…啊啊──”华瑄紊乱地呻着,两条腿不断摆,难以安分。文渊轻声道:“还觉得热?”华瑄用力点头,头发洒着汗水,叫道:“文师兄的…那个东西…啊啊…更热!”她兴奋地扭,俏丽的脸蛋上带着些许羞涩,极力享受着媾的快。两个人沉其中,完全没有发现门后有一双眼睛正目睹这个情景。

  赵婉雁只看了一眼,脑袋便轰地一阵空白,再听两人亲怜密爱的私语,霎时浑身无力摇摇晃晃,坐倒在门边。赵婉雁眨了眨眼,再一想刚才所见,登时脸发烫,慌慌张张地冲到边,扑到棉被里,心里羞得不知所措:“怎么给我看见了呢?我…我我…我怎么…怎么可以看人家做这种事?向大哥,你…你千万别骂我啊!我不是故意要看,真的,真的!”

  可是这一看,她刚刚压抑下的情,这时又加倍涌上心头。双腿之间,也涌出了源源不绝的汁,无论如何无法抑止。赵婉雁羞得在上直打滚,真盼望向扬立刻回来,像文渊对待华瑄那样,将那强壮的具送入自己的身体中,好纾解她的绵绵情思。

  她一直不敢手,怕手指戳伤了自己细的私处,就算思念向扬到了无法忍耐,也只以抚摸双、身体来发。可是这时,她实在无法再忍,终于将手指往股间探去,伴随着轻轻的呻,将食指进了她的牝户。那种纤细却深刻的感觉,让赵婉雁忍不住叫起来。

  “呜…呜呜…啊、啊啊!炳、哈啊!”她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得到期盼中的高,只是随着身体的需求,失魂落魄地动着,同时另一只手抚摸房,呻不停。赵婉雁还是不敢得太深,但是“噗滋、噗滋”的声音,已经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快。爱汁不断涌出,滋润她美丽的体。

  在房外的华瑄攀上绝顶之前,赵婉雁已经先一步,慵懒地瘫在上,口中漾着紊乱的息。

  她的手指上沾了黏稠的汁,却仍自然而然地伸到额头上,拭了拭汗水,舒了口气,幽幽地叹道:“向大哥…快…快回来吧…”

  当晚,文渊和诸女说明了和于谦、韩虚清见面的事,要大家一并住到于府中。

  可是赵婉雁却不答应,说道:“我要留下来等向大哥,向大哥不回来,我就不走。”

  这一来,文渊可就伤透了脑筋,心道:“师兄虽然没有嘱咐我照顾赵姑娘,但是要我们来这里住,意思相同。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住这荒郊野外?”

  众人讨论一番,最后终于决定,华瑄、小慕容每隔两天,轮来陪赵婉雁住,同时也尽保护之责,等过这剩下的半个月。本来文渊武功最好,也在轮替之列,可是华瑄大力反对,赵婉雁红着脸,说要避嫌,紫缘和小枫不置可否,文渊也就顺着大家的意,无须轮替。

  这晚众人心绪条条,各有所思。文渊和紫缘说着于谦为官的传闻,讨论他是怎样的一个官,迟迟没有入睡。小枫在一旁听着,却忍不住困,听得直点头。小慕容不在,华瑄转去黏着赵婉雁同睡,赵婉雁虽是答应,心里却怦怦直跳,想着傍晚时大为失态,害羞不已,怎么也不多说话,躲在被窝里想睡,偏偏睡不着。

  华瑄倒是没放在心上,拉着赵婉雁有说有笑,却是根本不想睡。整个屋子里,只有小白虎安安稳稳,天塌下来不知道,盘着尾巴睡大觉。

  深夜,京城于府之中,于谦坐在书房,阅着兵部文件,尚未安歇。他脑里正想着国事大计,忽听脚步声轻轻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大人,夜深啦,您还不歇息么?”于谦没有抬头,依然看着手中那张是文字的文件,说道:“事情还没忙完。不必管我,你们都先去休息吧。”那女子笑道:“”不必管我,你们都先去休息吧“。哎呀,大人,您当我是府上的婢女丫环么?”

  于谦一听,这才抬头,见是今天留住家中的小慕容,道:“于某失言了慕容姑娘见谅。姑娘何以尚未就寝?”小慕容笑道:“咦,我得保护大人,怎么敢睡啊?要是有什么刺客杀手,闯了进来,我睡着了,怎么抵挡?大人,你不怕么?”

  于谦道:“生死有命,于谦行得正,坐得端,本不惧这些飞来横祸。姑娘不用太过劳累,还是去歇着吧。”

  小慕容笑地道:“于大人置生死于度外,可真是令人佩服。”说着忽然脚下一点,于谦尚未看清,小慕容已来到身旁,一手按住自己肩膀,说道:“我也不想这么累,要防刺客么,简单得很,正主儿死了,不就一劳永逸?”于谦猛一侧头,肩颈之间却已活动不灵,眼前青光一闪,小慕容右手一柄短剑,剑尖已抵住他的咽喉,脸上笑意全收,换上了一幅冷冰冰的表情。

  于谦没想到小慕容忽然持剑相向,这一下出乎意料,一瞬间已然白刃加身。

  然而,于谦丝毫不懂武艺,就算先有防备,也决计逃不出小慕容手下。

  他道受制,无法转头,斜目望着小慕容,脸上却无丝毫惧

  小慕容反瞪一眼,仍是剑抵着于谦咽喉,说道:“有没有遗言代?”于谦泰然自若,道:“多说无益,姑娘要杀,何不快快动手?”

  小慕容微微皱眉,却并没有下手。于谦看在眼里,忽然哈哈哈笑了起来。小慕容叱道:“你笑什么?”于谦微笑道:“韩虚清曾说,江湖上有”大小慕容“兄妹,行事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于谦今亲身领教,却不免要有所怀疑了。”

  小慕容俏脸一板,道:“什么?你说我杀不了你么?”

  于谦神色淡然,道:“慕容姑娘,你为什么要杀我?”小慕容凝望于谦,并不回答。于谦道:“你若真要杀我于谦,不必多说这么多话。你这么做,用意何在?不如说了出来,让于某听上一听。”

  小慕容静了一阵,忽然左手一挥,剑鞘在手,锵地一声,短剑已然回鞘。她收起短剑,叹道:“于大人,你一点都不怕,是看穿我了呢,还是当真不怕死?”

  于谦道:“两者皆然。”
上一章   十景锻   下一章 ( → )
山海经尔雅高士传穆天子传古画品录悟真篇黄庭经阴符经圆觉经楞伽经
全书贝博赞助的球队网精心为您提供了方寸光创作的历史贝博赞助的球队《十景锻》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62章免费在线阅读。更多类似十景锻的历史贝博赞助的球队尽在全书贝博赞助的球队网,如果好看记得告诉您的朋友哦!